厦门、深圳、杭州居民资本负债率超过100%

近年来,由于高房价等因素,中国居民的杠杆率迅速上升。

就居民资本杠杆率而言,在统计的29个城市中,有8个城市杠杆率超过100%,厦门、深圳和杭州位列前三。

中国居民的杠杆率正在迅速上升。

近年来,由于高房价等因素,中国居民的杠杆率迅速上升。

据土地媒体第一次财务报告显示,就居民资本杠杆率而言,统计数据中29个城市中有8个城市杠杆率超过100%,厦门、深圳和杭州位列前三。

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分析,居民杠杆率的过度上升将带来银行资产恶化、金融风险积累、居民消费增长抑制等负面影响。

厦门、深圳和杭州的杠杆率位列前三。第一财经7月29日报道,近年来,由于高房价等因素,中国居民的杠杆率迅速上升。

目前,中国的杠杆率统计有许多维度。常见的是家庭贷款余额/国内生产总值,即家庭部门杠杆率,以及家庭贷款/家庭存款,即家庭贷存比或家庭资本杠杆率。

鲁媒报道称,通过对2018年29个城市的家庭贷款余额、家庭存款余额、家庭部门杠杆率、家庭资本杠杆率等指标的分析,发现东南沿海三大城市厦门、深圳、杭州、杭州等二线城市和保定、中山、威海等三线城市的家庭贷款余额、家庭存款余额、家庭部门杠杆率、家庭资本杠杆率均位居前两位。

需要注意的是,武汉、郑州、Xi和天津等一些重点城市没有被纳入统计数据,因为具体数据尚未公布。

从家庭部门的杠杆率来看,上述29个城市中,2018年有11个城市超过国际平均水平,5个城市超过80%,属于高杠杆率类别。

其中,杭州达到103.2%,也是唯一一个超过100%的城市,厦门以96.3%排名第二,温州以91.1%排名第三,海口和深圳也超过80%。

从居民资本负债率来看,上述29个城市中有8个超过100%,分别是厦门、深圳、杭州、南京、合肥、珠海、苏州和广州。

其中,厦门居民资本负债率达到172.2%,深圳以144.4%排名第二,杭州以136.7%排名第三。

根据这两个杠杆率指标,厦门、深圳和杭州在杠杆率方面名列前三,主要是由于城市房价快速上涨和居民投资氛围浓厚。

以杭州为例,2016-2018年,杭州市家庭贷款余额增长率分别为33.1%、23.8%和44.5%,同期家庭存款余额增长率分别仅为11.5%、2.1%和17.6%,前者的增长率远远高于后者。

从时间上看,2016年后,杭州的房价将会快速上涨。

再看厦门,截至2018年12月,厦门家庭贷款达到4615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3675亿元,约占80%。

2016年至2018年,厦门家庭贷款余额分别增长20.6%、27.3%和7.8%。

2016年至2017年上半年是厦门房价快速上涨的时期,房地产交易非常火爆。

2018年,厦门房地产市场从高位回落,成交量和价格双双下跌。家庭借出的100多张彩票的增长率也急剧下降。

厦门是一座海岛城市,土地面积有限,寸土寸金,房价高。

根据招聘会近日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高端人才就业状况大数据报告》,厦门以平均月薪16,363元排名全国第七,远低于一线城市,而其单位房价排名全国第四。

厦门房地产中介协会副主席、厦门房地产评估主席王琦表示,厦门的房价收入比非常高,与北上官深有明显的收入水平和就业机会差距,但房价正在赶上一线城市,因此贷款比例相对较高。

此外,金融机构在审查购房贷款收入时更加放松,这也将允许更多人增加杠杆。

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公开表示,近年来,中国部分城市家庭部门的杠杆率迅速上升。相当一部分家庭已经达到不可持续的水平。更严重的是,全社会大约一半的新储蓄资源投资于房地产行业。

高杠杆率挤压消费,据土地媒体报道,高杠杆率挤压城市消费。

以深圳为例。2012年,深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次于北上官庚,位居全国第四。然而,到2018年,深圳被重庆、武汉和成都超越,在全国排名第七。

尽管深圳的部分消费流向中国香港,但深圳居民在购房投资上支出更多是抑制消费的主要因素。

2018年,深圳家庭贷款余额达到1992.95亿元。

央行近日发布的《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9)》计量分析结果显示,居民杠杆率每提高1个百分点,社会零售商品总消费增长率将下降约0.3个百分点。

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分析,中国居民部门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经历了三轮快速加杠杆,杠杆水平从新兴市场经济体向发达经济体迅速靠拢,安全空间被快速消耗。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分析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住宅行业经历了三轮快速杠杆化。杠杆水平从新兴市场经济体迅速转移到发达经济体,安全空被迅速消耗掉。

居民杠杆率的过度上升会带来银行资产恶化、金融风险积累和居民消费增长抑制等不利影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