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万宏远“冲击”h股国际投资者的努力拒绝致敬,并遭到惨败。

上海报道当资本市场券商板块在今年一季度出现强有力的春季行情时,作为已在A股上市的申万宏源证券(000166.SH)在4月26日以长驱直入的方式登录港股,成为国内第12家实现“A+H”上市的券商机构,并且也是今年以来港股市场最大的IPO。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这万众瞩目的高光时刻,却成了其受到香港二级市场国际投资者冷遇的瞬间,开盘不到一分钟便跌破3.63港元/股的发行价。

截至当日收盘,申万宏源报收3.20港元/股,跌幅11.85%,期间盘中曾一度大跌14.60%。

4月29日,申万宏源(06806.HK)股价再次大跌2.5%报收3.12港元/股。

其A股股价当日大跌超过5%,报收5.09元/股。

记者了解到,本该属于券商股乘胜追击的时刻,申万宏源却在H股受到如此的“冷遇”,不能不让外界惊讶。

尤其是港股的境外投资者如此不捧场,更是让业界大跌眼镜。

无境外基石投资者在业内人士看来,申万宏源的港股上市之路可谓长驱直入,一路高歌:2018年11月10日,正式公告启动赴港上市;2019年1月18日,向港交所递交上市材料;3月18日,证监会核准公司新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3月28日,香港联交所上市委员会举行了上市聆讯;4月26日正式登陆港股。

在其公告中,记者发现,其保荐人队伍也堪称豪华,由申万宏源香港、高盛、工银国际、农银国际联合担任。

此外,申万宏源本次发行共引入13位基石投资者,包括工银资管、华夏人寿、中国人寿、中国再保险、新华人寿、国企结构调整招商并购基金、苏宁国际、四川发展、太平人寿保险、中国赛特(香港)、长江养老保险、太平洋资产管理、中国人保等,共认购约17.89亿股H股,占全球发售项下发售股份约71.44%。

值得关注的是,在申万宏源的基石投资人中,没有出现此前国内大盘金融股中频频出现的诸如美银、高盛之类的大投行。

要知道,申万宏源也是国内的头部券商之一。

申万宏源是由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证券公司——申银万国证券与国内资本市场第一家上市证券公司——宏源证券于2015年合并组建而成,为中国证券史上当时最大规模的合并。

公司注册资本430亿元,在全国设有34家区域分公司和303家营业部(含申万宏源西部证券公司),并设有香港、伦敦、东京、新加坡、首尔等海外分支机构,中央汇金为其最大股东。

作为国内老牌券商,却没有境外基石投资者,可谓蹊跷。

“这与申万宏源2018年业绩表现有关。

根据申万宏源2018年报,其净利润虽达40.53亿元,但出现9.55%的下滑。

虽然这也是去年国内券商整体业绩的反映,而且其业绩并不算差。

但是,2018年申万宏源参与的股票质押多次踩雷,再加上今年券商预期业绩难言乐观且赴港上市时间非常紧迫,所以看不到海外基石投资人的身影。

”对此,国内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负责人李晓(化名)对记者分析称。

根据公告,此次申万宏源H股全球发售25.04亿股,其中在香港公开发售1.5亿股,占比6%,剩余94%为国际发售。

经扣除承销费用及佣金和公司应付全球发售相关的开支后,公司收取的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为88.699亿港元。

对于登陆港交所进行融资,申万宏源集团董事长储晓明此前4月11日在香港招股记者会上表示,“我们这次来香港上市主要是为了加快国际化布局。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申万宏源像踩着节点一样地匆忙登陆港股,很大一个原因是缓解资金压力。

融资“救急”难套港股二级市场投资人开盘第一分钟就破发,港股二级市场国际投资者们无视这家老牌券商的上市,确实也是非常尴尬的一件事。

而对于申万宏源破发的原因,经济学家余丰慧4月29日对记者分析指出,“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香港投资者对国内券商等这类金融公司的投资相对于内地投资者来说要谨慎。

在香港股市投资金融类公司,一般亏损的比较多,特别是对券商类的公司,而且国内券商在2018年整体上业绩不景气,对于申万宏源,国际投资者了解得也不够多;其二申万宏源除了在H股上市以外,在此之前,已经开展比较大规模的融资,其中一个就是发债,且发债的额度比较高。

同时,它的信誉业务扩张得比较厉害,这样就给国际投资者造成一个印象,申万宏源公司的现金流是否会出现比较大的风险?因而就更加谨慎。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诸多券商在参与股票质押中“踩雷”的比较多,申万宏源也是其中之一,曾经在上海莱士、ST中南、誉衡药业等三四家公司股权质押业务上“踩雷”,合计计提减值准备3.97亿元,全年共计提信用减值损失6.17亿元,投资者心有余悸。

“申万宏源破发看似偶然里边有太多的必然。

”余丰慧表示。

记者也从申万宏源2018年年报中发现,截至去年末,公司总负债为2544.94亿元,较上年末上升13.24%,其中公司应付债券为895.08亿元,占资产总额的21.89%,应付短期融资贷款以及拆入资金分别为135.68亿元和116.94亿元,合计占资产总额7.26%。

剔除客户资金,2018年末公司自有负债为1980.61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0.10%。

公司资产负债率为74.32%。

早在港股上市之前,申万宏源就已经进行了多次债券募资和定向增发:2018年1月29日,申万宏源向4名特定投资者——太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新疆金融投资有限公司、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非公开发行24.79亿A股,发售价为4.84元,募集资金总额为120.00亿元,用于业务扩张和补充运营资金。

2018年7月11日,申万宏源发行了70亿元的一期债券,其中债券品种一发行规模为5亿元,票面利率为4.4%,品种二发行规模为65亿元,票面利率为4.80%;2018年9月17日,申万宏源子公司申万宏源证券发行公司次级债募集资金51亿元,期限为2年,票面利率为4.69%;2019年年初,申万宏源再次计划发行债券募集不低于80亿元资金,截至今年1月16日,第一期债券发行规模为22亿元,票面利率为3.55%;截至3月11日,第二期债券最终发行规模为62亿元,最终票面利率为3.68%。

4月29日,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券商分析师也对记者分析称,当前国内A股成交量相对于一两个月前的万亿元峰值已经呈现下降趋势,港股市场中的国内券商股也早在今年2月达到高位,内地券商业竞争太过惨烈,高度依赖佣金收入的盈利模式对国际投资者难言吸引力。

而且,相对于中信证券和中金证券而言,其他券商包括申万宏源难言绝对优势。

与此同时,近两年市场也传出申万宏源的负面消息:2017年是申万宏源合规事件的高发期,包括私募产品违规宣传、尽职调查不严谨、IPO承销未认真履责等先后6次收到证监会的警示函,责令追责改正。

2018年,申万宏源又共计3次收到证监会的警示函,原因分别为厦门东亚机械工业公司IPO项目尽职调查未充分核查、江西小额贷款公司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未认真核查监督、在佳源创盛控股集团债券项目上监管不够严格。

4月30日,申万宏源港股股价微涨0.64%。

记者当日联系申万宏源相关部门,就股价破发、无境外基石投资者参与H股发行以及对于此前一些质押股票暴雷的处置等进行采访,对方称不方便回复。

发表评论